元后傳翻譯賞析_元后傳原文全詩的意思

  元皇后是王莽的姑母。
  王莽自稱是黃帝的后裔,他的《自本》說:黃帝姓姚氏,下傳八代而生了虞舜。
  舜興起于媯水河曲,因此把媯作為姓。
  到周武王時,將舜的后代媯滿封在陳國,他就是胡公,下傳十三代,生了媯完。
  媯完字敬仲,逃亡到了齊國,齊桓公以他為卿大夫,姓田氏。
  傳到十一代,田和得到了齊國政權,到第二代時稱王,直至齊王田建時,被秦國消滅。
  項羽起兵后,封田建之孫田安為濟北王。
  漢朝建立后,田安失去了封國,齊地的人稱他為“王家”,他便把“王”作為自己的姓氏。
  文帝、景帝時,王安之孫王遂字伯紀,住在東平陵縣,生了王賀,字翁孺。
  翁孺在武帝時出任繡衣御史,前去追捕魏郡的堅盧等一伙盜賊,以及那些懼怕盜賊、按兵不動而應當受到懲治的官吏。
  他將這些人全都釋放了,沒有殺掉。
  派往其他郡的御史暴勝之等人,對二千石級的犯罪官員,在奏報朝廷后,處死了他們;對一千石級以下的犯罪官員,以及因為向盜賊提供飲食等而受到牽連的人,則直接處死;在大郡里,處死的達一萬多人,有關情況見《酷吏傳》。
  翁孺由于執行此事不稱職,被罷了官。
  他感嘆道:“我聽說救活一千人的人,有的連子孫都得到封賞;被我救活的有一萬多人,我的后代定能興旺!”翁孺罷官后,與東平陵縣的終氏結下仇怨,便遷徙到魏郡元城縣委粟里,擔任三老,魏郡人很感激他。
  元城縣的建公說:“過去,春秋時期,沙麓山坍塌了,晉國史官為此進行了占卜,說:‘陰氣壓倒了陽氣,土德超過了火德,因此出現沙麓山的坍塌。
  六百四十五年后,可能有圣女興起。
  興起的可能是齊田啊!’現在翁孺遷居后,正好住在這一地帶,日月映照此處。
  元城城東有五鹿的廢墟,那就是沙鹿山舊址。
  八十年后,您的家族中將有尊貴女子興盛于天下。”翁孺生了王禁,字雅君,王禁年輕時在長安學習法律,擔任廷尉史。
  本始三年(前71),他生了女兒王政君,她就是孝元皇后。
  王禁胸有大志,不刻意追求聲譽,好酒色,娶了很多妾,共有四個女兒和八個兒子:長女王君俠,第二個女兒就是元后王政君,次為王君力,以下為王君弟;長子王鳳(字孝卿),以下諸子為王曼(字子元)、王崇(字少子)、王商(字子夏)、王立(字子叔)、王根(字稚卿)和王逢時(字季卿)。
  僅有王鳳、王崇與元后王政君同出于一母。
  王政君之母是正妻,是魏郡李家的女兒。
  后來,她因為妒嫉諸妾,與王禁離異了,改嫁給河內郡的茍賓為妻。
  起初,李母懷著王政君時,夢見月光照射到自己胸前。
  王政君長大后,性情溫順,學會了婦人之道。
  她曾許嫁了夫家,還沒有成婚時,所許嫁的男子卻死去了。
  后來,東平王用聘禮與王政君訂婚,以她為妾,王政君還沒到東平王家里,他卻去世了。
  王禁心中覺得詫異,讓占卜術數的人為王政君看相,占卜者說:“她將有大貴,現在我不能說。”王禁內心里認為是這樣的,便教她讀書,學習彈琴。
  五鳳年間,他將王政君獻到了宮中,她年已十八歲,進入掖庭,成了宮女。
  一年多以后,適逢皇太子所寵幸的的司馬良娣患重病,臨終時,她對太子說“:妾的死,并不是由于天命,是因為那些幼妾和良人輪番使用咒術來謀害妾。”太子很哀憐她,便認為是這樣的。
  司馬良娣死后,太子悲憤致病,神志恍惚,郁郁寡歡,怒斥他的幼妾們,她們誰也不準進見太子。
  過了很久,宣帝聽說太子對幼妾們不滿意,還斥責了她們,想迎合他的心意,便叫皇后從后宮的宮女中挑選可以侍奉太子、得其歡心的人,王政君被列為其中之一。
  到了太子宮,皇后便將王政君等五人引見太子,悄悄地指示身旁的長御詢問太子想要的是誰。
  太子其實對這五人都無興趣,在皇后面前迫不得已,勉強答道:“其中一人可以。”這時,王政君所坐的地方靠近太子,并且,惟獨她穿著絳紅邊的寬大上衣,長御便以為太子指的是她。
  皇后派侍中杜輔和掖庭令濁賢一起將王政君護送到太子宮,在丙殿朝見了太子。
  她得到太子的歡愛,有了身孕。
  在此之前,太子后宮的姬妾有十來個,獲太子寵幸較長的有七、八年,卻都沒有生兒子,王妃卻是一得寵幸便懷孕。
  甘露三年(前51),王妃在甲館畫堂生下了成帝,是嫡皇孫。
  宣帝很喜歡她,親自取名劉驁,字太孫,經常把他放在自己左右。
  三年后,宣帝駕崩,太子即位,他就是孝元皇帝。
  他立太孫為太子,以其母親王妃為婕妤,封她的父親王禁為陽平侯。
  三天后,王婕妤立為皇后,王禁官居特進,王禁之弟王弘當上了長樂宮衛尉。
  永光二年(前42),王禁去世,謚號為頃侯。
  他的長子王鳳承襲了侯爵,任衛尉、侍中。
  皇后自從生子后,很少再能見到皇帝。
  太子長大后,寬厚而穩重,有關情況見《成帝紀》。
  后來,他嗜酒成性,喜愛閑適的音樂,元帝認為他沒有才能;而傅昭儀深得元帝寵幸,生了定陶共王。
  定陶共王多才多藝,元帝很喜愛他,坐著時,讓他坐在御席旁;外出時,讓他同車,時常流露出想廢掉太子、改立共王的意向。
  當時,王鳳身居顯位,和皇后、太子憂心忡忡,幸虧侍中史丹維護太子,有關情況見《史丹傳》。
  元帝也因為皇后一向謹慎,太子又是先帝一直關心的,這才沒有廢掉他。
  元帝駕崩,太子即位,他就是孝成皇帝。
  他尊皇后為皇太后,以王鳳為大司馬、大將軍,總領尚書事務,將封戶增加五千戶。
  王氏的興旺,從王鳳開始。
  又封太后的同母弟王崇為安成侯,食邑一萬戶。
  王鳳的異母弟王譚等,都賜予關內侯的爵位,封給食邑。
  這年夏天,黃霧整天遍布四方,天子為此詢問諫大夫楊興和博士駟勝等人,他們回答時都認為:“這是由于陰氣旺盛,侵擾陽氣。
  高祖曾規定,不是功臣的,不能封侯,如今太后的弟弟們都是無功而封侯,不合乎高祖的規定,即使在外戚中,這也是前所未有的。
  上天因此特意顯示了災異。”多數關注朝政的人都有同樣的意見。
  王鳳感到畏懼,上書提出辭職,說:“陛下即位后,希望守孝三年,因而詔令臣王鳳掌領尚書事務。
  臣對上沒能光大圣德,對下沒能推動政局的安定,現在出現了彗星和黃霧彌漫的災異,責任在于臣王鳳,臣應當心甘情愿地接受死罪,以此向天下人道歉。
  如今陛下守孝滿期,已經盡了孝道,應親自處理萬事,以便順承天意。”于是請求辭職。
  成帝答道“:朕繼承先帝基業以來,處理政事還不多,不明曉事理,以致陰陽錯亂,日月無光,黃霧滿天,過錯出在朕本人,現在大將軍卻把責任攬到自己身上,想不再管理尚書事務,歸還大將軍印綬,辭去大司馬職務,這說明聯的恩惠還不夠。
  朕將政事委托給將軍,其實就是希望日后建功立業,顯揚先祖的功德。
  將軍應當一心一意地幫助朕,不必有什么顧慮。”五年后,諸吏散騎、安成侯王崇去世,謚號為共侯。
  他的遺腹子王奉世承襲了侯爵,太后很憐憫他。
  次年,河平二年(前27),成帝一一封其舅父王譚為平阿侯、王商為成都侯、王立為紅陽侯、王根為曲陽侯、王逢時為高平侯。
  五人同一天受封,因此人們稱他們為“五侯”。
  太后的兄弟中,只有王曼早逝,其余的都獲得了侯爵。
  太后的母親李母,是茍氏的妻子,生有一個兒子名叫參,她當時已經守寡。
  頃侯王禁在世時,太后讓王禁將李母請回了王家。
  太后憐愛王參,想以田蟲分為參照,封給他爵位。
  成帝說:“封田氏爵位,名位是不正的。”便任命王參為侍中、水衡都尉。
  王氏子弟都成了卿大夫、侍中和各部門長官,分據要職,遍布朝廷。
  大將軍王鳳當權,成帝予以謙讓,對政事不作什么決斷。
  成帝的近臣們時常推薦光祿大夫劉向的小兒子劉歆,贊揚他學識淵博,有非凡才能。
  成帝召見了劉歆,叫他誦讀詩賦,很喜愛他,想任命他為中常侍,讓人去為他取來官服。
  正要任命時,成帝的近臣們不約而同地說:“還沒有征詢大將軍啊。”成帝說:“這是小事,何必稟告大將軍呢?”近臣們叩頭力爭。
  成帝于是告訴了王鳳,王鳳不同意,這件事便被擱置了。
  王鳳就是如此令人畏懼。
  成帝即位多年,沒有后嗣,身體一直欠安。
  定陶共王來朝見時,太后與成帝秉承先帝的旨意,款待共王,對他的賞賜十倍于其他親王,絲毫不計前嫌。
  共王來朝之后,天子把他留了下來,沒讓他回到王國。
  成帝對他說:“我沒有兒子,自己性命無常,我不想諱言;一旦發生不測,你我恐怕不再能相見了。
  你就一直留下來陪著我吧!”此后,天子病情逐漸好轉,共王便留在國邸,日夜侍奉著成帝,成帝非常喜愛和器重他。
  大將軍王鳳內心里對共王逗留在京城感到不安,正逢發生了日食,王鳳便說道:“日食是陰氣太盛的跡象,是非同尋常的災異。
  定陶王雖然很親,但是,出于禮節,應當恭守本藩,留在王國,如今他留侍在京城里,違背正理,不合常情,因此上天發出了警告。
  應該讓定陶王回到王國去。”成帝迫于王鳳的壓力,答應了他。
  共王告辭離京,成帝與他面對面哭泣著訣別了。
  京兆尹王章一向剛正敢言,認為王鳳建議遣走共王是不對的,便呈上密封奏章,談日食的原因。
  天子召見王章,將他引進去,詢問日食的事,王章答道“:天道耳聰目明,保佑善良者,降災于邪惡者,把祥瑞當作授命于天子的憑證。
  現在,陛下由于沒有子嗣,將定陶王請到身邊,為的是延續宗廟,重視社稷,對上順乎天意,對下安定民心。
  這本是正當、美好的事情,應當有祥瑞,為何招致災異呢?災異的發生,是由于專權的大臣啊。
  現在,聽說大將軍胡亂將日食的出現歸咎于定陶共王,建議將他送回了王國,這是想讓天子在朝中陷于孤立,自己能獨斷朝政,便于其私欲,不是忠臣啊。
  何況日食是陰氣犯陽氣,大臣冒用君權所引起的,現在,政事大大小小都出自王鳳,天子從未插手,王鳳不從內心深處反省,反而歸咎于好人,將定陶共王排擠出去。
  而且,王鳳欺騙天子的情況,不只是這一件事。
  以前,丞相、樂昌侯王商,身為先帝外戚,日常表現嚴謹,很有威望,歷任將相,是堪稱國家柱石的大臣,此人操守正直,不肯放棄氣節而追隨王鳳委曲求全,最終因為家中私事,被王鳳罷免,自己憂憤至死,大家都很同情他。
  此外,王鳳明知自己小妾的妹妹張美人曾經嫁過人,從禮儀上說,不應該配給至尊,他卻借口她適宜于生育,把她送進了后宮,如此隨便迎合陛下,想讓他的妻妹獲寵。
  聽說張美人從未懷孕分娩,而且,羌胡尚且殺掉第一個孩子,以便妻子的身體得到澄清,丈夫的世系能確保純正,何況身為天子,卻要親近已經出嫁過的女子!這三件事都是大事,是陛下親眼所見,至于陛下沒有親眼見到的其他事,更是可想而知的了。
  不能讓王鳳長期執政,應該將他辭退回家,選擇忠誠善良的人取代他。”自從王鳳提議罷免王商、又遣走了定陶王以后,成帝無法平靜。
  聽了王章的一番話,天子醒悟過來,同意了他的主張,對他說:“如果不是京兆尹的直言,我簡直聽不到國家大計!況且只有賢人才能了解賢人,君試著替朕找一找可以輔佐朕的人。”王章便呈上密封奏章,推薦中山孝王的舅父、瑯笽郡太守馮野王,說“:馮野王在先帝時期擔任過二卿,忠誠可靠,本質正直,富于謀略。
  馮野王因為是親王的舅父而離開朝廷,又憑借賢良而進入朝廷,這正可以表明陛下樂意引進賢人。”成帝早在還是太子時,就多次聽說馮野王是先帝的名臣,聲望遠在王鳳之上,打算倚重他,用他去取代王鳳。
  起初,王章每次被召見時,成帝就摒退身邊的人。
  當時,太后的堂弟、長樂宮衛尉王弘的兒子、侍中王音暗中偷聽,完全知道了王章的話,將它告訴了王鳳。
  王鳳聽到后,借口生病,離開朝廷,回到家里,上疏請求退休,向成帝請罪,聲稱:“臣才力駑鈍,生性愚笨,由于是外戚,兄弟七人封為列侯,全族蒙承恩澤,得到無數賞賜。
  輔政前后七年來,國家對臣委以重任,凡是臣的話,都一一采納,凡是臣所推薦的士人,往往被任用,臣沒有做過一件好事,致陰陽不調,災異多次出現,責任在于臣鳳任職毫無政績,這是臣應當引退的第一個原因。
  《五經》上的話,是大師們所熟讀精通的,書中都認為出現日食是由于大臣用非其人,《周易》說‘折斷其右臂’,這是臣應當引退的第二個原因。
  自河平年間以來,臣一直連年患病,多次離朝在外,空著職位,白白吃飯,這是臣應當引退的第三個原因。
  陛下由于皇太后的緣故,不忍心將臣鏟除,臣自己明白應當遠遠流放,可是,轉念一想,臣的兄弟和全族承蒙圣上無限的恩惠,本應不惜粉身碎骨,效忠陛下,不應當由于自己無功便產生離開朝廷的念頭,實在是因為,這一年多以來,臣不斷受到疾病的折磨,病勢一天天加重,無法實現報效國家的志愿;懇請能讓賤體離開公務,回家自己治療閑養,但愿仰賴陛下神靈,使臣得到保全,一個月之內,能有幸痊愈,重新為陛下獻力;否則,臣必定會尸骨填入溝壑中。
  臣本不是執政之材,卻得到厚愛,天下知道臣獲得的恩澤深重;臣因病得以保全軀體,回到家里,天下知道臣承受恩澤,得到憐憫,聲望不減于從前。
  這樣,臣地位的進退,對國家都有好處,絕不會出現絲毫的非議。
  望陛下能哀憐臣啊!”他語氣很悲哀,太后聽到后,為之垂淚,不能進食。
  成帝自幼喜愛并倚重王鳳,不忍心廢棄他,便答復王鳳道:“朕辦事不清,政事有很多缺失,因此來自上天的災異多次發生,責任全在朕本人,將軍卻完全把過失的原因歸到自己身上,想離開公務而退休,那么,朕還能靠誰呢?《尚書》不是說過嗎?‘公不要讓我陷于困境。’請務必保重自己,心情平靜,保持節操,力求盡快痊愈,使朕能心滿意足。”于是王鳳又出來執政。
  成帝派尚書彈劾王章:“明知馮野王已經因親王舅父的身份而離開了朝廷,出任了外職,卻私自推薦他,想讓他在朝中作諸侯的內應;此外,明知張美人已經侍奉了至尊,卻狂妄地引用羌胡殺子洗腸的例子,這不是應該說的話。”便免除了王章的職務。
  廷尉給王章加上大逆之罪,認為他將天子比喻為夷狄,想斷絕天子得到后嗣的渠道;背叛天子,私自為定陶共王策謀。
  王章死在獄中,妻子兒女被流放到合浦郡。
  從此,公卿見到王鳳,都側目而視,各郡和各王國的守、相、刺史,都出自他的私門。
  又以侍中、太仆王音為御史大夫,躋身于三公之中。
  而五侯兄弟們爭相奢侈,四面八方的人紛紛前去向他們奉送珍寶,予以賄賂,他們家中的姬妾分別有數十人,奴仆成百上千,鐘、磬羅列,美女起舞,倡優表演,狗、馬奔跑;他們大規模修建宅院,建起土山、漸臺,放眼望去,只見深門、高廊和閣道一個連著一個。
  百姓們傳唱到:“五侯初起,曲陽侯最驕怒,決開了高都水,又延及外杜,土山、漸臺、西白虎。”他們竟是如此驕奢犯上。
  但是,他們都曉人事,喜好士人,接養賢人,向這些人慷慨地供應錢財,以標榜高尚。
  王鳳輔政共十一年。
  陽朔三年(前22)秋,王鳳病重,天子多次親臨看望,握著他的手,揮淚說道:“將軍病成這樣,假使出現不測,平阿侯王譚可以接替將軍。”王鳳叩頭參拜天子,含淚說道:“王譚等人雖然與臣最親,但是奢侈放肆,不能作為表率來引導百姓,不如御史大夫王音嚴謹持重,臣愿以性命保薦他。”王鳳臨死時,上疏感謝成帝,又執意推薦王音接替自己,說王譚等五人一定不能重用。
  天子同意了。
  起初,王譚很傲慢,不肯侍奉王鳳,而王音很尊敬王鳳,像兒子一樣卑順和恭敬,因此,王鳳推薦了王音,王鳳去世后,天子親臨哀悼,贈送自己的寵愛之物,派出輕車和身著鎧甲的士兵護送靈柩,軍隊從長安排列到渭陵,他的謚號定為敬成侯。
  其子王襄襲侯爵,擔任了衛尉。
  御史大夫王音終于接替王鳳,擔任了大司馬、車騎將軍,平阿侯王譚封為特進,掌管城門衛兵。
  谷永勸說王譚,叫他予以推辭,不接受城門衛兵的領導職務,因而與王音結下怨仇,有關情況見《谷永傳》。
  王音意識到自己是以堂舅身分,超越近親而執政的,小心謹慎,勤于職守。
  一年多以后,成帝下詔說:“車騎將軍王音恭謹地守衛朝廷,忠誠正直,對國家勤勞,原任御史大夫,由于外戚身分,適宜于掌管兵馬,擔任將軍,但是沒有獲得宰相的封號,朕覺得很不滿足!現封王音為安陽侯,食邑和五侯同等,都是三千戶。”起初,成都侯王商曾經患病,想去避暑,向成帝借用了明光宮。
  后來,他又掘開長安城,引進灃水,注入私宅中的大池塘,以便行船,他豎起羽蓋,張開帷帳,叫劃漿的人唱起越地的歌曲。
  成帝到王商家里,見他掘城引水,感到怨憤,懷恨在心,沒有明說。
  后來,成帝秘密步出皇宮,經過曲陽侯家時,又見他園中的土山漸臺看起來像白虎殿一樣。
  成帝十分氣惱,便斥責了車騎將軍王音。
  王商和王根兄弟想自行在臉上刺字、割鼻,以此向太后請罪。
  成帝聞訊大怒,便派尚書責問司隸校尉和京兆尹“:明知成都侯王商擅自掘穿帝都,決開灃水,引出河水,曲陽侯王根驕奢,冒犯皇帝,竟使用了赤墀和青瑣,紅陽侯王立父子隱藏奸猾和亡命之徒,他們的賓客們是盜賊,司隸校尉和京兆尹卻一味阿順,加以縱容,竟沒有舉報和奏請將他們正法!”這兩人在官署外叩頭請罪。
  成帝又賜給車騎將軍王音策書說“:外戚一家,竟然做出招致死罪的事,并且還試圖自己刺臉割鼻,在太后面前動刀自我侮辱,使慈母傷悲,以危險的事情擾亂國家!外戚家族強盛,皇帝孑然一身,積弱很久了,今天將對你們一并進行懲處。
  希望君務必召集王氏各侯,叫他們在君的府宅聽候詔命。”這天,詔令尚書將文帝時鏟除將軍薄昭的經過呈報上來。
  車騎將軍王音坐在枯草木上請罪,王商、王立和王根都背負斧砧認罪。
  成帝不忍心殺掉他們,事情便到此為止了。
  過了很久,平阿侯王譚去世,謚號為安侯,其子王仁承襲了侯爵。
  太后憐惜弟弟王曼早死,惟獨他一人沒有封侯,王曼的遺孀渠供奉著太后,其子王莽自幼為孤兒,沒有輪到與王氏族兄弟享有同樣待遇。
  太后經常述說這些事。
  平阿侯王譚、成都侯王商和朝中要員中的很多人都稱贊王莽。
  很久以后,成帝又下詔追封王曼為新都哀侯,其子王莽承襲爵位,稱為新都侯。
  后來,又封太后姐姐的兒子淳于長為定陵侯。
  王氏親屬中,共有十人擁有了侯爵。
  成帝悔恨廢棄了平阿侯王譚,他沒能輔政便去世了,便將成都侯王商提升為特進,統領城門衛兵,設置幕府,可以和將軍一樣自設屬官。
  杜鄴勸說車騎將軍王音,叫他親近并依附王商,有關情況見《杜鄴傳》。
  王氏家族官爵越來越隆盛,只有王音舉止穩沉,多次進諫糾正過失,有著忠義和節操。
  輔政八年后,他去世了。
  成帝對他的哀悼和贈物,與大將軍等同,他的謚號為敬侯。
  其子王舜承襲了侯爵,擔任太仆、侍中。
  特進、成都侯王商接替王音,任大司馬、衛將軍,紅陽侯王立任特進,統領城門衛兵。
  王商輔政四年后,因病請求退休,天子憐惜他,將他改任為大將軍,將他的封戶增加了二千戶,賜錢一百萬。
  王商去世后,成帝對他的哀悼和贈物,也是按照對待大將軍的慣例,他的謚號為景成侯,其子王況承襲了侯爵。
  紅陽侯王立按秩序應當輔政,卻犯了罪,有關情況見《孫寶傳》。
  成帝便廢掉王立,任用光祿勛、曲陽侯王根為大司馬、驃騎將軍,一年多以后,將他的封戶增加了一千七百戶。
  高平侯王逢時沒有才能和聲譽,這年去世了,謚號為戴侯,其子王買之承襲了侯爵。
  綏和元年(前8),成帝即位二十多年了,沒有子嗣,定陶共王已經去世,他的兒子繼承王位。
  新定陶王的祖母定陶傅太后以重金賄賂驃騎將軍王根,為定陶王謀取漢朝儲君的地位,王根便向成帝舉薦了定陶王,成帝也打算立他,便征召定陶王來朝,立為太子。
  這時,王根輔政有五年了,請求退閑,成帝于是為他加封五千戶,賜給四匹馬的坐車,黃金五百斤,免職回家。
  在此之前,定陵侯淳于長憑借外戚身分,加上擅長于謀議,擔任了衛尉、侍中,按順序可以由他輔政。
  這年,新都侯王莽告發淳于長曾經犯有與紅陽侯王立相勾結的罪行,淳于長下獄而死,王立被遣送回封地,有關情況見《淳于長傳》。
  因此曲陽侯王根推薦王莽接替自己,成帝也認為王莽具有忠誠正直的名節,便將王莽由侍中、騎都尉、光祿大夫提升為大司馬。
  這年,成帝駕崩,哀帝即位,太后詔令王莽回家,表示回避外戚。
  哀帝開始時對王莽很優厚,王莽予以謝絕。
  他上書堅決要求辭職。
  哀帝使下詔說“:曲陽侯王根過去執政時,提出了安定國家的大計。
  侍中、太仆、安陽侯王舜過去曾佑護太子一家,輔佐過朕,忠誠專一,有舊恩。
  新都侯王莽為國操勞,堅持大義,本來希望他參與大政的,太皇太后卻詔令他退職回了家,朕深感惋惜。
  現在王根加封二千戶,王舜加封五百戶,王莽加封三百五十戶。
  以王莽為特進,每逢初一日和十五日上朝。”又命令紅陽侯王立回到京城。
  哀帝自幼就得知王氏驕橫勢盛,居心不良,因為剛即位,所以還是優待他們。
  一個多月以后,司隸校尉解光上奏說“:曲陽侯王根家族勢大,本人尊貴,前后三代把持大權,有五個將軍主持政務,天下車馬競相奔馳到王氏門下獻媚。
  王根有貪贓、邪惡的行為,貪贓累計達數萬,橫行霸道,極為放肆,大規模興建私宅,家里筑起了土山,設立了兩個市場,大殿上裝飾著赤墀,門戶用青瑣布置;四處觀覽射獵,讓家奴和隨從披甲持弓,排成步兵隊列;途中住進了天子的離宮,在上林苑里圍獵,征發百姓修治大道,百姓深受他的重役之苦。
  他懷著奸邪之心,想操縱朝政,將自己的親信、主簿張業舉薦為尚書,蒙蔽圣上,阻塞下情,在朝廷以內隔斷君臣聯系,在朝廷以外交結諸侯,驕橫奢侈,侵犯圣上的尊嚴,破壞了制度。
  據查,王根身為皇家骨肉至親和國家重臣,在先帝逝世時,不悲哀不思念,陵墓尚未完工,他公然聘娶了原掖庭女樂人、五官殷嚴和王飛君等人,設置酒宴,唱歌起舞,背棄和忘記了先帝的大恩,違反了作為臣子的大義。
  此外,王根哥哥的兒子、成都侯王況有幸以外戚身份,承襲其父親,成了列侯、侍中,不想著報答圣恩,也聘娶了原掖庭貴人為妻,他們都沒有為臣之禮,其行為是大不敬和不道的。”天子于是說道“:先帝對待王根和王況父子最為優厚,如今他們竟背棄了恩義!”鑒于王根曾提出國家大計,責令他回到封地去;將王況免職,成為庶人,回到故鄉。
  王根和王況之父王商所推薦任職的官員,都被罷免。
  兩年后,傅太后和哀帝的母親丁姬都獲得了尊號。
  有關部門上奏“:新都侯王莽原來任大司馬時,將上尊號的建議壓了下來,損害了孝道。
  另外,平陽侯王仁將趙昭儀的親屬窩藏了起來。
  他們都應該回到封地去。”全國有很多人為王氏抱不平。
  諫大夫楊宣呈上密封奏章說“:孝成皇帝深刻地考慮到宗廟的重要,稱道陛下最有德行,以便陛下能繼承大統,圣明的決策很深遠,恩澤最厚。
  臣認為先帝的意思,不就是想讓陛下接替他自己,填補東宮的位子嗎?太皇太后七十高齡了,多次經歷悲傷,敕令親屬們引退,以便回避丁氏和傅氏。
  即使路上的行人也為之垂淚,何況陛下,經常登高遠眺時,難道就不覺愧對于延陵里的先帝嗎?”哀帝被這番話深深打動,就將王商的次子王邑封為成都侯。
  元壽元年(前2),出現了日食。
  賢良文學們的對策文章中,很多都稱頌新都侯王莽,哀帝于是征召王莽和平阿侯王仁回京服侍太后。
  曲陽侯王根去世,其封地廢除。
  第二年,哀帝駕崩,沒有兒子,太皇太后任用王莽為大司馬,與王莽一起召請中山王為哀帝的繼承人,他就是平帝。
  平帝這年九歲,常年染病在身,太后上朝攝政,將政務委托給王莽,王莽獨斷朝政。
  紅陽侯王立是王莽的伯叔父輩,平阿侯王仁一向剛正,王莽心中懼怕他們,命令大臣借口王立和王仁有罪過,上奏將他們遣送回了封地。
  王莽每天向太后進行欺騙,炫耀功德,聲稱他輔政后帶來了太平,大臣們奏請尊稱王莽為安漢公。
  后來,他派使者威逼并監視王立和王仁,命令他們自殺,賜給王立的謚號為荒侯,其子王柱承襲爵位,王仁謚號為刺侯,其子王術承襲爵位。
  這一年是元始三年(3)。
  次年,王莽指使大臣們上奏章擁立他的女兒為皇后。
  他們又上奏章尊稱王莽為宰衡,他的母親和兩個兒子都封為列侯,有關情況見《王莽傳》。
  王莽既在宮外控制了大臣們,讓他們稱頌自己的功德,又在宮中諂媚太后身邊的長御以下人員,向這些人行賄成千上萬。
  他陳請尊奉太后的姐妹王君俠為廣恩君,王君力為廣惠君,王君弟為廣施君,她們都獲得了湯沐邑,日夜交口稱贊王莽。
  王莽又知道太后等婦人厭倦久居深宮,他想讓她出去游樂,換取她的權勢,便讓太后一年四季乘車巡游京城四郊,撫恤孤兒、寡婦和節婦。
  太后春天巡游繭館,率皇后和列侯夫人采桑,沿著灞水岸邊舉行消災去垢的儀式;夏天巡行于鋑宿苑、雩阝縣和杜縣之間;秋天經過東館,觀覽昆明池,聚會于黃山宮;冬天在飛羽殿設宴,在上蘭觀置圈打獵,登上長平館,在涇水岸邊游覽。
  太后每到一個京兆屬縣,就施行恩惠,將錢、絹帛和牛、酒賜給百姓,每年習以為常。
  太后在悠閑中說“:我剛進太子家時,是在丙殿拜見太子的,至今五六十年了,還記憶猶新。”王莽順著她的意思說“:太子宮恰巧很近,可以一起去看看,談不上辛勞。”于是太后去了太子宮,十分高興。
  太后身旁有個陪伴的弄兒在她的住宅生了病,王莽親自去看望她。
  王莽就是如此希望博得太后的歡心。
  平帝駕崩,沒有兒子,王莽征召了宣帝的玄孫,選定其中最小的廣戚侯之子劉嬰,年僅兩歲,理由是:經過占卜,他的相最吉利。
  王莽便暗示公卿上奏,請求立劉嬰為孺子,下令宰衡、安漢公王莽暫時居皇帝位,仿照周公輔佐成王那樣。
  太后認為這樣做不妥,卻無力制止,這樣,王莽就成了攝皇帝,改年號,行使君權。
  不久,漢朝宗室安眾侯劉崇和東郡太守翟義等人仇視王莽,先后起兵,試圖討伐王莽。
  太后得知此事,說道:“人心是相通的。
  我雖然是婦人,也知道王莽一定會因此自取危難,是行不通的。”后來,王莽便根據符瑞,自立為真皇帝。
  他事先捧著各種祥瑞,向太后陳述所謂“天意”,太后大驚失色。
  原來,漢高祖入咸陽,途經灞上時,秦王子嬰迎候,在軹道上投降,將秦始皇璽奉送給了高祖。
  高祖滅掉項籍、即天子位之后,便隨身帶著這枚璽,世代相傳,稱為漢朝傳國璽。
  由于孺子還沒有即位,這枚璽保存在長樂宮。
  王莽即位后,請求得到這枚璽,太后不肯授給王莽。
  王莽派安陽侯王舜去轉達他的要求。
  王舜一向慎重,太后很喜愛和信任他。
  王舜一見到太后,太后便明白他是為王莽求璽而來的,憤怒地責罵他道:“你們父子宗族靠的是漢朝的權威,連續幾代享有利祿,本來還沒有報答,又接受了漢朝托付的孤弱幼子,乘著這一時機,奪取了漢朝政權,不再顧及恩義。
  人做出這樣的事,就連豬狗都不愿吃這種人的殘軀,天下怎么會有你們兄弟這樣的人啊!況且,即使自己借口得到金匱符命而當了新皇帝,改變了歷法和服飾之類,也該由自己改做新璽,傳承萬代,為什么還要沿用這枚亡國不祥之璽,還想向我索要它呢?我是漢朝的老寡婦,早晚總要死,我要和這枚璽一同埋葬,你們終究得不到的!”太后揮淚訴說著,一旁的長御以下人員都流了淚。
  王舜也悲痛得不能自已,好久以后,才抬頭對太后說“:臣等已經無話可說了。
  王莽執意要得到傳國璽,太后怎能總是不給呢!”太后聽出王舜語氣很緊張,擔心王莽將會進行威脅,這才取出漢朝的傳國璽,扔到地上給了王舜,說:“我已經老了,遲早會死,可是你們兄弟滅族就在今日啊!”王舜得到傳國璽后,進獻給了王莽。
  王莽大喜,便在未央宮漸臺為太后設宴,讓大家痛痛快快地玩樂。
  王莽又打算更改太后的漢朝舊稱號,變換她的璽綬,擔心太后不會同意。
  王莽的遠親王諫想諂媚他,上書說道:“偉大的上天廢掉漢朝,命令建立了新室,太皇太后不適宜繼續保留尊號,應當隨著漢朝而廢掉,這才算是恭敬地接受天命。”王莽便乘車到東宮,親自將該書講給太后。
  太后說“:這話很對!”王莽卻說“:他是違背道德之臣,按罪行應當處死!”于是冠軍張永獻上了顯示符命的銅璧,上面的文字說“太皇太后應當稱為新室文母太皇太后”。
  王莽便下詔說:“我給大臣們看了這枚銅璧,他們都說:‘太好了!銅璧上的字既不是刻的,也不是寫的,而是本來就有的。’我俯伏著想,偉大的上天命令我為子嗣,又命令太皇太后為‘新室文母太皇太后’,是配合著新舊朝代更替這一時機,在漢朝時就預示出這個變革。
  哀帝時期,在民間,人們都聽說要為西王母來臨讓開大道,這是迎候西王母下凡的吉兆,預示著將有人成為跨朝代的國母,祥瑞已是明白無誤。
  我敬畏天命,怎敢不恭恭敬敬地接受!我謹于吉月吉日,親自率領大臣們和諸侯們,向皇太后獻上璽帶,以便順合天意,讓天意傳播到四面八方。”太后聽取并接受了。
  王莽毒死了王諫,封張永為貢符子。
  王莽原來任安漢公時,為討好太后,上奏章聲稱尊奉元帝廟為高宗,太后晏駕后,將按禮儀在高宗廟配祭。
  王莽改稱太后為新室文母之后,太后和漢朝的關系被隔斷,不再能以元帝為主體。
  他毀壞了孝元皇帝廟,為文母太后另行建廟,只留下孝元廟的舊殿,用作文母太后的供食場所,文母廟建成后,命名為長壽宮。
  因太后還在世,沒有稱之為廟。
  王莽考慮到太后喜歡外出游覽,便乘車去長壽宮設下酒宴,將太后請去。
  太后到達后,看見孝元廟被拆得七零八落,非常驚異,哭著說道:“這是漢朝宗廟,里面都有神靈,對你有什么妨礙,你竟毀壞了它們!況且,假若鬼神沒有感覺,何必建廟呢!假若鬼神有感覺,我是人家的妃妾,怎能污辱先帝的靈堂,在這里設宴吃飯呢!”她私下里對侍從說“:這個人侮辱神靈太多了,怎能長久得到保佑啊!”她飲酒時很不高興,宴席停了下來。
  王莽自從篡位后,知道太后怨恨自己,想盡了辦法來取悅于太后,可是太后愈來愈不高興。
  王莽更改了漢朝的黑貂服,穿上了黃貂服,并更換了漢朝初一、十五進行夏祭、冬祭的日期。
  太后下令自己的下屬仍穿黑貂服,每逢漢朝原定的正月冬祭日,默默地和近侍面對面飲食。
  太后享年八十四歲,建國五年(13)二月初四日駕崩。
  三月初七日,與元帝合葬于渭陵。
  王莽詔令大夫揚雄作祭文說“:太陰的精氣與沙麓山的神靈,在漢朝相融,與元帝相配,生下成帝。”這是表示太后的發跡,與元城沙麓山的坍塌是相配合的。
  太陰的精氣,意思是說她的母親夢見月亮照射到懷中,于是孕育了她。
  太后駕崩十年后,漢軍殺死了王莽。
  起初,紅陽侯王立回到封地南陽郡,與劉氏眾人結下了友情;王立的小兒子王丹任中山郡太守。
  世祖剛剛興起時,王丹歸降,擔任將軍,死于疆場。
  世祖哀憐王丹,封他的兒子王泓為武桓侯,延續至今。
  司徒的佐官班彪說:三代以來,《春秋》上所記載的王公和國君,其失敗很少不是由于寵愛女子的緣故。
  漢朝建立后,后妃之家呂氏、霍氏和上官氏,已是多次幾乎斷送了政權啊。
  王莽的發跡,起因于孝元皇后經歷了漢朝四代皇帝的更替,身為國母,享有舉國聲望長達六十多年,她的弟弟們世代掌權,輪流執政,出了五個將軍,十個侯爵,最終演變成新都侯王莽的篡位。
  漢家名號已在全國被改變了,元后還是忠心不變,握著一枚璽,不愿把它交給王莽,婦人的仁義,真是可悲啊!



相關閱讀
1 韋睿傳、韋正傳翻譯賞析_韋睿傳、韋正傳原文全

韋睿字懷文,京兆杜陵人。自漢代丞相杜賢之后,世代為三輔地區的顯姓。祖父杜云,避吏隱于長安南山。宋武帝入關,以太尉掾征,不就。伯父祖征,宋朝末年為光祿勛。父祖歸,寧 【查看全文】

2 完顏阿里不孫傳原文_完顏阿里不孫傳翻譯賞析

完顏阿里不孫,字彥成,是曷懶路泰申必刺猛安人。明昌五年(1194)考中進士,調任易州、忻州軍事判官,安豐縣縣令。又補任尚書省令史,授興平軍節度副使,應奉翰林文字,又轉任修 【查看全文】

3 汪克寬傳翻譯賞析_汪克寬傳原文

汪克寬,字德一,祁門人。十歲時,父親教他學習雙峰饒魯的著作,能即刻有所領悟。讀《四書》能自己斷句,日夜學習,其刻苦專心的程度是別的兒童所難以比擬的。后隨父親到浮梁 【查看全文】

4 祖沖之傳原文翻譯賞析_祖沖之傳原文全詩的意思

祖沖之字文遠,范陽遒人。曾祖父祖臺之,是晉朝的侍中。祖父祖昌,是宋代大匠卿。父親祖朔之,為奉朝請。 沖之愛考查古事,思維機敏。宋孝武帝讓他作華林學宮侍從,賜給房宅車 【查看全文】

5 譙國夫人傳翻譯賞析_譙國夫人傳原文全詩的意思

譙國夫人是高涼冼氏的女兒。 世代都是南越的首領,占據山洞,部屬有十余萬家。 夫人幼時就很賢明,有很多謀略。 在娘家時,能夠約束部下,行軍布陣,鎮服百越。 常常鼓勵親族多 【查看全文】

6 王圖傳翻譯賞析_王圖傳原文

王圖,字則之,耀州人。萬歷十一年(1583)的進士。改任庶吉士,授職為檢討,任右中允負責南京翰林院的事務。受召見并被任命為東宮講官。妖書事件發生,沈一貫想將一些人羅織進去 【查看全文】

欄目導航

无码国语中文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