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梨花屯去閱讀答案-何士光

發布時間: 2019-06-08
到梨花屯去  
何士光
這故事開場時是頗為平淡的,只是后來,馬車快要進梨花屯,而兩個乘客也沉默時,回過頭來看一看,興許才有一點故事的意味……
一輛馬車從白楊壩出來,車夫是個老人家。在一座石橋旁,他把一個中年人讓到車上來。看得出,這是位下鄉干部。
天色好晴朗。水田還沒有栽上秧子,但包谷已長得十分青蔥,初夏的山野,透露著旺盛的生命力,叫人沉醉不已。碎石的馬路拐彎了,爬坡了,又拐彎了,又爬坡了。不時有布谷在啼叫,車上的人似乎打起盹來了。
不知過了多久,馬車停住。打盹的干部猛地抬頭,看見有人正上到車上來。
“啊,謝主任?”來人猶豫地打招呼,似乎有些意外。
“是……老趙同志?”謝主任囁嚅了一下,也有些突然。
車抖了一下,從橫過路面的小小水溝上駛過。
謝主任把香煙掏出來,遞一支給老趙:“去梨花屯?”語氣中有和解的意味。
老趙謹慎地回答:“是。”
“去包隊嗎?
“是。勝利大隊。”
“我也是!”謝主任和藹地笑起來,“我們都是十回下鄉九回在,老走梨花這一方!
笑顏使氣氛松動起來。三只白鶴高高飛過,不慌不忙扇動著長長的翅膀,在藍天里顯得又白又亮……
“老趙,”謝主任開誠布公地談起來,“我一直想找機會和你談談呢!為七六年秋天在梨花挖那條溝,你怕還對我有些意見吶!
“謝主任,你說到哪里去了!”
“實事求是嘛!當時我是工作隊的負責人,瞎指揮是我搞的,該由我負責!有人把責任歸到你頭上,當然不應當!”
“我……”
“我也明知那條溝不該挖,一氣就占了四十畝良田。但當時壓カ大啊;上邊決定要挖,社員不同意挖,是我硬表了態:我叫挖的,我負責!”
“這種表態,”老趙想了一想,“我也表過……”
“那是因為我先表嘛!”謝主任接過話頭,“老趙,去年報上有篇報道,你讀過沒有?”
“哪一篇?”
“談得真好!”謝主任不勝感慨地說,“是基層干部座談。總結說:上面是‘嘴巴硬’,基層干部是‘肩膀硬’!基層干部負責任。像是報道的安徽……”
路轉了一個大彎一一在一座杉樹土崗前好像到了盡頭,接著又一下子在馬車前重新展現出來,一直延伸到老遠的山埡口…
“正是這樣嘛!”謝主任點頭,“那條溝,責任由我負!”
“我也有責任!那是分派給我的任務。如果不是我催得緊,態度那樣硬,說不定就挖不成!責任歸我負!”
雙方都有誠懇的態度,氣氛十分親切了,甚至到了甜蜜的地步。
路旁出現了一條水溝,水歡快地流淌著,發出叫人喜悅的響聲……
他們無拘無束地談下去了。談形勢,談這次去梨花屯糾正“定產到組”中出現的種種偏差,等等。后來,拉起家常來了……
越近梨花屯,地勢就越平坦,心里也越舒暢。突然,謝主任拍了拍趕車老漢的肩膀:“停一停!”
老人家把韁收住了。
“兩年多沒到梨花,看看那條溝怎樣了!”
壩子上水田一塊接著一塊,已經犁過了。帶著鏵印的泥土靜靜地橫陳著,吸收著陽光,像剛切開的梨子一樣新鮮,透著沁人心脾的氣息……
看不見那條溝。
謝主任問車夫:“老同志,那條溝是不是在這一帶?”
“咹?”老人家聽不清。
老趙大聲說:“溝一一挖過一條溝啊!”
“嗯,”老人家聽懂了,點點頭,“是挖過一條溝。唔,大前年的事嘍,立冬后開挖的。分給我們六個生產隊,每個勞力攤一截。我都有一截呢!頂上頭一段,是紅星隊……”
看來老人家說起話來是絮絮不休的。老趙終于打斷了他:“現在溝在哪里?”
“哪里?”老人家搖著頭,“后來填了嘛,去年,開春過后……”
謝主任問:“哪個喊填的?”
“哪個?”老人家認真地想了一回,“沒有哪個。是我們六個隊的人商量的。總不成就讓它擺在那里,溝不溝坎不坎的!唔,先是抬那些石頭。論挑抬活路,這一帶的人都是好手,肩膀最硬……”
像我們在鄉下會碰到的許多老人家一樣,這位老人也有著對往事的驚人記憶。也許平時不大有機會說話,一旦有人聽,他們就會把點點滴滴說得詳詳細細,有幾分像自言自語,牽連不斷地說下去。說下去,平平靜靜的,像是在敘述別人的而不是自身的事情,多少波瀾都化為了涓涓細流,想當初雖未必如此簡單,而今卻盡掩在老人家略帶沙啞的嗓音里了。
后來,老趙提醒他:“老人家,我們走吧!”
老趙的聲意,柔和得有些異樣。而且不知為什么,這以后不論是老趙還是謝主任,都沒再說一句話。
啊,前面,雜樹的碧綠和磚瓦的青灰看得見了。是的,梨花屯就要到了!
1979年5月(有刪改)
7.下列對小說相關內容和藝術特色的分析鑒賞,不正確的一項是(3分)                    
A.小說中的“包隊”“定產到組”等詞語,以及關于“安徽”的報道,都指向改革初期的現實,在今天又使小說具有記錄歷史的意味。
B.謝主任感慨報道中基層干部的“肩膀硬”,而趕車老人隨后提及這一帶做挑抬活路的農民們“肩膀最硬”,對謝主任予以嘲諷與回擊。
C.小說前半部分描寫了兩個下鄉干部逐步消除因挖溝曾產生的隔閡,后半部分轉而描寫趕車老人講述填溝等往事,進一步深化了時代主題。
D.小說多次寫到路,“拐彎”“爬坡”“重新展現”“越來越平坦”等,既是寫實,又使最后一段自然地傳達出“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愿景。
8.小說中有多處景物描寫,請分析其功能。(6分)
9.兩個乘客為什么沉默?小說為什么首尾均有這一細節?請結合全文分析。(6分)


7.B
8.①到梨花屯去的沿途風景,為故事展開提供自然的背景;②以景物描寫的插入來配合氛圍的變化及謝、趙二人的心理變化;③使小說具有清新的田園風格,流露出生機勃勃的時代氣息。
9.第一問:兩個乘客的沉默,是由于趕車老人的話使他們產生觸動,并陷入沉思。第二問:①首尾兩度寫到沉默,既是結構上的呼應,也強調了沉默之中含有深意;②小說在開頭提示“回過頭來看一看”,結尾又說“不知為什么”,都指引讀者去思考這個看似平淡的故事所包含著的深刻意味。



相關閱讀
1 石磊《隱瞞》閱讀答案

隱瞞 石磊 中午時分,忽然,一輛寶馬名車停在我的鋪門口,下來一位四十多歲的貴婦人。這人我認識,住在我的樓上,叫尚海英。海英一進來就對我說:老王,我想為我媽鑲一口牙,好 【查看全文】

2 海邊的雪閱讀答案

海邊的雪 張煒 風肆無忌憚地吼叫著,絞擰著地上的雪。天就要黑下來了。他們一刻也沒有多站,就返身回鋪子里了。 金豹重新坐到爐臺跟前,烘著手說:這樣的鬼天氣只能喝酒。唉唉 【查看全文】

3 《年味》閱讀答案-許心龍

年味 許心龍 從縣屠宰場回到村里,我顧不上喝口水就急慌著去找四叔和四叔的殺豬鍋灶。 是屠宰場的聶總安排我的事兒。在村里我養豬多年,小打小鬧,一年百十頭豬,跟縣屠宰場打 【查看全文】

4 《仙人掌》閱讀答案-歐?亨利

仙人掌 歐亨利 一般而言,消沉的人最容易沉溺于對往事的回憶,而一個人能在脫手套這會兒功夫重溫一下求婚的整個過程也不是什么難以置信的事情。 特里斯戴爾佇立在他單身公寓的 【查看全文】

5 那些卑微的母親閱讀答案

那些卑微的母親 ①晚上,和朋友一起去吃燒烤,我們剛坐下,就見一個老婦人提著一個竹籃擠過來。她頭發枯黃,身材瘦小而單薄,衣衫暗淡,但十分干凈。她弓著身,表情謙卑地問: 【查看全文】

6 老式理發店閱讀答案-于堅

老式理發店 于堅 ①我偶然在云南的一個小縣城發現了這個理發店,因為它樣子過于老舊,就走進去。 ②我并不想理發,我很多年沒有進過理發店了,但到了里面,某種遺忘已久的經驗 【查看全文】

无码国语中文在线播放